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 > 第797章 风沙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带上足够的水,万一遇到风沙,迷了方向,十天半个月都出不去,水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宋将军点头:“好,就听你的,还缺什么你告诉我,我吩咐人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李老头不废话,三言两语将需要的东西都列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叮嘱道:“今夜有风沙,我们现在这里原地扎营休息一晚上,等明天一早再出发,一定要跟紧了。”

    鬼沙湾并不适合骑马,因此都是牵着战马前行,更是增加了行军难度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齐国的夜空格外空旷高远,星辰璀璨,一望无垠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楚枝觉得此次开战不会那么顺利。

    见楚枝忧心忡忡,韩湛安慰道:“莫要想那么多,有李老头在,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楚枝叹了口气:“可我还是担心。”

    韩湛对冬儿使了一个眼色,冬儿会意,连忙跟着安慰道:“是啊主子,您与其担心这些,还不如同姑爷早日歇息,养精蓄锐,明日好出发。”

    楚枝好笑:“你如今倒是听他的话!”

    冬儿笑嘻嘻道:“那是自然,谁叫姑爷疼您?不行您问夏儿,夏儿现在也最听姑爷的话!”

    被突然点名的夏儿微微愣神,明白冬儿说的是什么后,她微微垂眸,后退一步,沉声说道:“小侯爷是主子。”

    奴才听主子的话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做奴婢的,不光要听话,还要忠心,更不能给主子惹麻烦。

    韩湛微微挑眉,对楚枝道:“你这两个丫鬟,一个活泼,一个沉稳,尤其是夏儿,跟你在一块儿倒还好,对着我的时候谨慎小心,叫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我吃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夏儿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瞧,我才说了一句,她就吓得脸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少说两句吧!”楚枝瞪了韩湛一眼,尔后对夏儿笑道,“时辰不早了,你同冬儿也早日去歇息,明日我就叫人把你们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枝压根就没想着带冬儿和夏儿进鬼沙湾,是两个丫头死活不依,而韩湛也怕委屈了楚枝,这才叫两人跟着。

    只是这也太胡闹了。

    你见过谁打仗还带着伺候的下人?

    何况冬儿和夏儿两人根本就不会武功,带着她们不是添乱嘛!

    此话一处,冬儿都快哭了:“不行!奴婢不答应!奴婢发过誓就算是死也要护在主子身边,眼下主子身涉险境,我怎能不保护主子?”

    “你保护我?”楚枝无奈,“我还担心你拖我后腿呢!行了,明日就叫人把你们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楚枝态度坚决,根本没有冬儿反驳的余地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冬儿就站在楚枝帐篷外面。

    她打定主意不回去。

    主子身边不能没人照顾。

    楚枝想了想,对冬儿道:“你得回去帮我照顾孟菀,就叫夏儿留下来吧!她会些拳脚功夫,关键时刻还能派上用场。”

    冬儿虽不愿意,但知道楚枝说的对,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楚枝强行将冬儿送走后,这才对夏儿道:“你不会怨我罢?”

    楚枝眼底带着一丝愧疚:“此次开战,我的感觉很不妙。”

    夏儿睫毛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“主子……”夏儿咬紧嘴唇,半响才哑着嗓子道,“您还是回去罢!好不好?您就听奴婢一次劝!”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主子出事。

    楚枝说不感动是假的。

    自从夏儿来到她身边,虽然沉默寡言,从不多话,看上去老实的紧,实际上心细如发,极有想法,跟冬儿正好互补。

    楚枝能感觉到夏儿的忠心,她对自己的心意不亚于冬儿。

    便将到了嘴边的话说了出来,“其实今日我叫冬儿回去是有私心的,她和轻一情投意合,又不会武功,若是上了战场,指定危险,万一出了什么事,这世上岂不是又多了一个伤心人?因此我才叫人将她送了回去至于你……”楚枝坚定道,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护着你的!既然做了我楚枝的丫鬟,身为主子的我有护你周全的自责。”

    夏儿狠狠一颤,眼底情绪翻涌。

    这世上向来是奴才保护主子,哪里有主子保护奴才的?

    再想起楚枝对她的点点滴滴,夏儿通红的眼眸溢出大滴大滴的眼泪,她转过头,擦干脸上的泪。

    哽咽道:“主子,您一定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楚枝笑着点头:“我们都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据李老头讲,若是顺利,五天时间就可以走出鬼沙湾,时间不长,坏就坏在鬼沙湾天象无常,若是不小心走散了,或者遇到风沙,十天半个月都出不去。

    这点在一开始李老头再三叮嘱提醒过,众人都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结果在第三天夜里的时候,还是出了变故。

    原本大军想披着月色继续行军,好节省时间,毕竟鬼沙湾变化多端,多在这里呆一刻钟,就多一份危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老头突然发现东边的夜空变黄了,他立马大声喊道:“趴下!快趴下!都躲起来,风沙来了!风沙来了!趴下——”

    正说着,那风沙便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向这边袭卷过来。

    韩湛脸色一变根本就来不及多想,下意识将楚枝护在怀里,趴在沙漠里。

    楚枝只看了一眼,就被韩湛用披风蒙住,还给她怀里塞了两个水壶,紧接着便是风沙铺天盖地落下来,覆盖在人身上,又猛又急,压的楚枝差点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耳边是将士们的惨叫,和战马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楚枝咬紧牙关,紧握的双拳泄露了她的担心和悲愤。

    在天灾面前,凡人总是异常弱小无助,连半点反抗的能力和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风沙终于过去。

    楚枝想要爬起来,却怎么都动不了,她是被沙子埋在了底下,若是再出不去,必定会被活活闷死。

    韩湛!

    楚枝顾不上自己,她只想知道韩湛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方才韩湛可是在自己上面。

    就在楚枝焦急难安时,外面响起一阵嘈杂,还有不少战马筋疲力竭的哀鸣声。

    不多时,楚枝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沙土被刨开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见披风下面的楚枝安然无恙,夏儿一把抱住楚枝,“幸好您没事……幸好……”

    不断颤抖的身子泄露了她无比恐慌的心情。

    楚枝拍了拍她:“我没事,别担心我,韩湛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