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玄幻小说 > 侯门弃女最富贵 > 第475章 大夫人黑化
    自己睡不着,就要拉着儿媳妇陪着大眼儿瞪小眼儿,这种‘恶婆婆’作态,着实和老夫人一贯的作风不大相符。

    所以诸如定远侯古晟、世子古思铭等聪明人,一下子就猜到,老夫人肯定是有事情要私下同两个儿媳妇商量。

    内宅之事男子不方便插手,所以除了被点名的刘氏与周氏,大家都纷纷行礼告退了。

    而本就折腾了一白天,好不容易回房睡下,又因为宫里来人,不得不折腾起来待客,老夫人的身体着实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之前是吊着一股精气神儿强撑,刚一回到锦明院,老夫人就再也支撑不住,双腿一软,直往地面栽去。

    好在老夫人身边最得力的邢嬷嬷和青霜丫鬟眼疾手快,及时将人扶去了小榻。

    刘氏和周氏也亲自端了参汤喂给老夫人,缓了一阵子,老夫人的精神头才终于回来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人老了,真是不中用了……”老夫人十分感慨的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周氏正因为向夫君解释清楚了这段时间自己情绪变化的心路历程,并得到夫君理解、同夫君言归于好,以及亲生女儿也被太后看重的事儿高兴着。

    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春风满面,本就保养得宜、温柔秀美的容颜,也越发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尖端刻薄的周氏不见了,曾经那个性格温婉的周氏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,听老夫人这么说,周氏立刻温柔的抬手虚掩住老夫人的唇道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老夫人快朝地上吐几口口水,祛祛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是我们侯府的宝贝,有了老夫人坐镇,才能及时点醒我们这些晚辈的错处,侯府也才能屹立不倒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您怎会不中用,您简直太中用了!为了咱们侯府,您可一定要长命百岁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氏的吉利话一套接着一套,还隐.晦的就除夕宴上的事做了检讨。

    原本这段时间,一直对周氏意见不小的老夫人见状,终于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曼清你能及时调整过来,让老身很是欣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今儿新年,就不说不吉利的,长命百岁,咱们侯府上下都要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“那就借您吉言了……”周氏一边说着,一边趁机又哄着老夫人喝了几口参汤。

    说说笑笑让人心胸开朗,外加参汤滋补,老夫人的精气神儿倒是恢复得还挺快,脸色似乎比早上出发的时候还要红润一些。

    然而这边其乐融融,那边的大夫人刘氏却是只觉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先是被成婚二十余载的夫君气晕,好不容易被府医救醒,又马不停蹄赶到前厅接待传旨宫人,刘氏本就很难受,脸色一直不好。

    再望着这温馨和谐的一幕,还有周氏年轻丰润的笑脸,大夫人刘氏明明和那二人相距不过一臂远,中间却仿佛隔着跨不过去的鸿沟,完全没办法融入。

    刘氏满心的迷茫与愤慨。

    凭什么她从小被家族按照一府主母的身份教养,最后却连个诰命都争不到?

    凭什么本该属于她的侯夫人之位,却落到了周氏这个蠢货头上?

    凭什么两个妯娌都夫妻和睦,只有她苦苦维持虚假的和平,而且都这么难了,还要被古怀无情的破坏掉?

    凭什么……

    刘氏心中有太多的凭什么了,虽然往常她也有过这种抱怨,但这一次的情绪显然比往常任何一次都要高涨。

    终于,心底仿佛有一根弦崩断了,一股压抑许久的阴暗之气渐渐上涌,侵袭全身,刘氏微微眯起眼,双眸闪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老夫人终于注意到了身边脸色不太好看的大儿媳,不由得摆了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,秀雯(刘氏闺名)身子不舒服,也需要多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长话短说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这么一开口,刘氏猛然回过神来,眸色一闪,此前那种让人看不透的幽深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略显疲惫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夫人体谅,不知老夫人叫媳妇过来,究竟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周氏闻言,也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老夫人似乎并不是真的睡不着觉,找她们来解闷儿的,而是有正事儿要说。

    秀美的眉头微微一皱,周氏一边暗恼自己又比大嫂反应慢了半拍,一边装作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老夫人,什么急事儿非得大半夜说啊?”

    老夫人不想卖关子,直接问道,“关于太后下的这道懿旨,你们都是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嘛,当然是好事儿啊!”不等刘氏这个嫂子先开口,周氏就压抑不住喜悦的抢先道。

    “托老夫人您的福,澜儿这段时间,三天两头就被太后召进宫去,太后定然是喜欢极了我们澜儿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大过年的要和澜儿分别,澜儿还要在寒冬腊月去皇陵那地方过苦日子,我这做娘亲的的确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但老夫人您刚也说了,澜儿能得太后青眼,是澜儿和侯府的荣幸,况且有太后在,澜儿的生活肯定不会太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老夫人您有没有想过,太后先是带澜儿参加了皇室祭祖,接着又要带澜儿去了皇陵,太后她老人家,该不会想让澜儿嫁去皇室吧?”

    “以太后对澜儿看重,或许还不只是普通宗室那么简单,极有可能是某个皇子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氏不由得掰着手指头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早夭,最有可能继承大统的是二皇子,澜儿若能成为二皇子妃,我们侯府就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皇后的母家!”

    “但二皇子的性子着实有些莫测,也不知道澜儿驾不驾驭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皇子倒是为人谦和有礼,年纪也和澜儿差不多,好像只比澜儿大一岁。”

    “但四殿下无疑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,万一二殿下继位,对兄弟不善,四皇子妃怕也只是空有虚名,甚至还可能有性命之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倒是三皇子不争不抢的性子更为合适,无论哪位皇子登基,都波及不到三皇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氏这么一念叨起来,就有点忘乎所以,连老夫人几次示意她先别多想的眼色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而刘氏见周氏那异想天开的蠢样,嘴角不由得讽刺一够。

    蠢货!

    太后那道懿旨分明古怪得很,怎么就是对古雪澜的看重了?

    以刘氏看来,分明是太后慧眼如炬,看穿了古雪澜的歹毒心肠,要教育教育古雪澜!

    至于蓝嬷嬷那些话,应该是不希望老夫人担心的刻意安抚,毕竟老夫人的身体,还没有太后硬朗呢,情绪不宜太过激动。

    老夫人肯定也是觉出了太后的意图,所以才单独把她们二人叫来商议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周氏才那么愚蠢好骗……

    刘氏乐得看笑话,老夫人对侃侃而谈、根本拉不住的周氏也实在没招儿,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,转向了刘氏。

    “秀雯啊,还是你来说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