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现代言情 > 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 > 第1715章 她已经后悔了
    老七为了茶茶,可谓是机关算尽,考虑到某些事魏老爷子不方便插手,所以只叫茶茶在魏家待到十八岁,十八岁以后更名换姓,便能彻底的从那摊子浑水中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“律师说,如果不换名字,哪天在街上被撞死了,遗产就是他们的了。”茶茶不禁抱紧了怀里的纸袋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魏老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走,去吃午饭。”

    饭桌上,管家在魏老爷子耳边轻轻说了两句,魏老爷子不悦道:“跟我说干什么?能作就能受,都是他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尴尬的直起腰板,嘴唇蠕动了两下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魏老爷子夹了一筷子菜送到茶茶碗里:“别愣着,赶紧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隔不远的卧房里,魏少雍也在吃午饭,从今日开始,他就要戒荤腥,戒女色,诚心诚意的抄写经书赎罪,看在他身受重伤的份上,原本是要用自己血来抄写的,现在更改为墨水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清汤寡水的饭菜,魏少雍一点胃口都没有,他用筷子搅了搅面前的青菜豆腐汤,等彻底凉了之后,才端起来,一仰脖子喝光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喝的太猛,他被呛的连连咳嗽,后背的伤被肌肉牵连着,撑在桌面上的五指倏地握成拳,魏少雍一面要克制住胸腔的不适,一面还要抵抗后背传来的剧烈阵痛。

    冷汗裹挟着热汗,一起滑下,没一会儿,后背就湿了。

    魏少雍嘶了一声。

    阿武守在门口,他听见里头的动静,想要推门进去查看,却发现门已经被封死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?少爷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魏少雍咬着牙,下颚处的肌肉线条绷得紧紧的,等一波难忍的疼痛过去后,他才开口回应:“没事。忙你的去。”

    阿武不放心,又拍了下门板:“少爷,要不要给您拿点药?”

    魏少雍沉默了片刻,冷冷道:“替我拿点纱布。”

    “好,您稍微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阿武走了,门口空无一人,屋外的蝉鸣一阵高过一阵,像是比赛似的,吵得魏少雍脑袋都大了,恨不得冲出去拿张大网把这些扰人的昆虫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“阿武!”

    男人迅速回头,夏日炎热,茶茶摇着扇子站在树荫处。

    看着她无忧无虑的模样,一团怒意在他眼底蔓延开来。对于那件事,阿武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是,他敢肯定,少爷一定是被冤枉的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道理,如果少爷真的对茶茶小姐有非分之想,他们住在一起那么久,找哪天不行?偏要在生日那天?还搞得人尽皆知?这不是少爷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茶茶小姐,有事吗?”他冷冷问道。

    茶茶走上台阶: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阿武颠了颠手里的纱布:“给少爷送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还好吗?”

    阿武眯起眼,讥讽的说道:“好与不好,都是少爷自找的,小姐不用过分担忧。”

    茶茶呼吸一紧,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还没有学会成年人虚与委蛇的那一套,心里有事,总是显露在脸上,被阿武这么一说,立即难堪起来。

    阿武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窘迫,更加肯定内心的猜测——少爷是被冤枉的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被茶茶冤枉,他不好下定论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还要去送东西,小姐若没有事,去别的地方玩吧。”说完,阿武转身往魏少雍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阳从这边缓缓移动到另一边,茶茶这一整天什么都没干,摇着扇子坐在长廊的石凳上,透过树叶看太阳、看云、看鸟。

    经过的佣人全都小心翼翼的,因为管家私底下提醒过,最近这两天最好不要多说话。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,用不着提醒,大家也会管好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茶茶陪着魏老爷子聊了两句,便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茶茶洗个了澡,打开挂在墙壁上的电视,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。魏老爷子对她管束很宽松,不像在铭泰山庄,魏少雍每天只准她看半个小时的电视,时间一到必须关灯睡觉。

    茶茶双手抱着膝盖,面无表情的盯着液晶屏幕上的画面,脑子里却在盘算接下来要干的事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做错事了。

    爷爷并没有因为魏少雍是他儿子而偏袒,她的判断失误,导致魏少雍白挨了一顿打不说,还被关起来抄经书。

    她心里愧疚的很,这股愧疚轻而易举的盖过了魏少雍之前所做的那一切——包括把她压在桌上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酒喝多了才会那样对我。”她小声的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人人都会犯错,不应该总是揪着别人的错处不放,要学着大度一点,宽容一点。

    而且她自己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就因为那一点点的不平衡,便信口雌黄的陷害魏少雍,事后还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想承认,而是不敢承认。

    其实,魏少雍被抬着送进屋子的时候,茶茶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她能怎么办呢?告诉魏爷爷是她陷害魏少雍?

    茶茶打了个哆嗦,她不敢想象,如果全部说出来,她的结局会怎样。

    尤其她还灭临着被舅舅们‘追债’的尴尬境地,如果失去了魏家的保护……估计就像律师说的,出门被撞死可能都没人管。

    在这个艰难的时刻,她需要魏家、需要有人庇护……需要那些钱。

    是的,她又变成了那个患得患失,且没有安全感的茶茶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还住在魏家,内心却早早的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的准备。

    因为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——自己干的坏事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,她把电视关了,钻进被子里假装睡着了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左右,茶茶蹑手蹑脚的从床垫上爬下来,快速的把枕头塞进被子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茶茶连忙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小布袋子,这里面是她中午在花厅的桌上偷的水果,还有些几块糕点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平时只是观赏,很少有人会去动它们。

    所以茶茶不敢拿多,怕叫人看见怀疑。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她大气也不敢喘,拉开小小的一条缝,便急忙跻身出去。